疫情危機下的各大拍賣行的變革“騷操作”

發布時間:2020-6-17 點擊次數:118次

 

疫情危機下的各大拍賣行的變革“騷操作”

今年的收藏市場因疫情原因蕭條勝過于往年,同時也積壓了大量的情緒。這里面除了藏家被壓抑的購物情緒外,也有拍賣行對自身銷售模式的反思情緒。

在過去幾十年里習慣了按部就班,到點上場的拍賣行們突然發現,原來真有這么一天,大家都不愿意去那個激情似火的小房間了。但交易的欲望還在,人類好勝的原始本能也沒有變,怎樣讓藝術品和錢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更快運轉起來,成了所有拍賣行面前的新賽道。

除了第一時間被想到的網拍之外,近期各家拍賣行無不搜刮肚腸,“騷操作”頻出,把以前有賊心沒賊膽的點子都使了出來,希望在新賽道上跑在前頭。這些花樣各異的策略中,一部分只是解燃眉之急的急就章,但還有一些將永遠地改變藝術市場的格局。

蘇富比:絕密競投

香港蘇富比推出的“絕密競投—巧奪天工”專場拍賣,13件拍品總估價超3.5億港元,無疑是近日熱度最高的一種新套路。

這種介乎公開拍賣與私人洽購之間新玩法,從本質上實際是暗標的一種,常見于大型土地拍賣。不過常規的暗標多是各位買方一口價決勝負,價高者得。

而蘇富比的“絕密拍賣”為了將拍賣的激情元素注入其中,則可以讓收藏家最多出價兩次。并加入了拍賣的競價階梯,更像是用書面競投來決勝負。假設最高出價是1000萬,由于每口叫價固定在10萬,所以若第二高出價是500萬,那勝出的競投者只需付510萬的得標競投價,另外加上買家傭金。

而如果只有一位競投人士出價,那么得標競投價即為底價,另外加上買家傭金無疑。這種方法比傳統暗標更加合理,降低了藏家花冤枉錢的焦慮。

在這次新嘗試中,蘇富比投入了三張王牌拍品,首先是《血緣-大家庭:全家福2號》,是張曉剛“血緣系列-大家庭”系列的第二幅作品。接著是張大千的《灊霍瑞靄》,是他贈予摯友臺靜農之大作。最后是「清乾隆 粉青釉淺浮雕五龍圖梅瓶」,是極為精彩清單色釉官窯。

“絕密競投”看似融合拍賣和私洽的優勢,不過本質上,還是更偏向私洽性質。在5月底這個時間節點推出,既是春拍的預熱,同時也有試探市場溫度之意。此前業界各路大牛都多有預測,認為藝術品拍賣市場的價格或許會有20%-50%不等的跌幅,且精品與普品幅度不一。

在無大量實時成交數字可參考的前提下,7月春拍的估價該如何定,確實令人傷腦筋。而“絕密競投”作為香港蘇富比的一個前哨,13件拍品幾乎涵蓋了所有主要類別,并且多是市場接受度較高的精品和普品,以此試驗水溫,可知市場真實情況,調整春拍重點拍品的定價,又不至于為7月春拍帶來惡性競爭。

佳士得:全球連線

在處理高端藝術品的方法上,佳士得與蘇富比的打法完全不同。他們沒有把估價數千萬美元的拍品藏起來,或是私下交易,而是辦了一場馬拉松式環球拍賣:香港、巴黎、倫敦、紐約四大城市接力上陣,在兩小時內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呈獻最頂尖的現當代藝術杰作。

佳士得給這場拍賣取名“ONE:現當代全球聯合夜拍”的意思很明確,他們希望將全球的藏家調動起來。因為疫情,當下正處在不可逆轉的反“全球化”浪潮當中,但是作為眾人拾柴火焰高的拍賣行,自然還是希望努力保住過往幾十年“全球化”帶來的成果,以及更多的買家和賣家。

雖然這次拍賣稱為“全球聯合夜拍”,但由于時間上橫跨亞洲、歐洲、美洲時區,而佳士得又決心于兩小時內完成,所以實際上四大拍場不可能全部都在晚上舉行。各自時間分別是:香港(晚上8點),巴黎(下午2點半,倫敦(下午2點)和紐約(上午9點半)。

從市場地位而言,紐約是4個城市中分量最重的,但由于紐約防疫情況的不確定性,這場拍賣的首站被放在日程最為確定的香港。而且真正名副其實的夜拍也只有效果,其他3個城市則都是在日間拍賣。

不過公平地說,這次盛大的環球夜拍最大的興奮感與戲劇性應該在于形式本身。雖然現場拍賣大多數情況下也是電話表現,但網絡拍賣長期存在的價格天花板,一直以來也是其發展的阻礙。

佳士得想通過這場拍賣打破網拍只能拍底價拍品的固有印象,但如何將緊張刺激的競爭感帶入網拍,才是這次拍賣要解決的。

同時這種“全球聯合夜拍”的著眼點也不完全在當下,而是考慮了未來疫情卷土重來的可能性。如果以后人與人的社交距離被迫拉大,現場拍賣變得麻煩重重時,我們可能會看到第二場,甚至是很多場“ONE:現當代全球聯合夜拍”。

上海:雙“J”攜手

郭德綱的相聲里說“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”,這句話放在同質化競爭激烈的拍賣界,更顯貼切。不過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,我們卻看到了佳士得與中國嘉德破天荒的合作,兩家拍行將以“2020+”為主題,攜手于今年9月在上海舉行拍賣、展覽及一系列相關活動。

此消息一出,業界即有傳言嘉德要借此收購佳士得,進軍海外市場。這一猜測有一定的合理性,畢竟此前泰康人壽曾收購蘇富比13.5%的股份,一度成為后者的最大股東。(雖然后來蘇富比私有化,泰康只是因此大賺一筆“而已”。)而且比起蘇富比,佳士得也應該是嘉德更合適的收購目標,畢竟兩家公司在中文名上只差1個字……

兩家企業選擇合作,自然是希望各展所長,產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協同效應。

從佳士得的角度來說,2013年搶灘上海以后,一直無法拿到拍賣書畫、古董的資格。失去了這兩塊國內最大的市場,佳士得只能靠現當代藝術及酒類來維持。據說,佳士得進入上海后每年都在虧本運營,前幾年市場不好,早有撤出上海的打算。但近兩年佳士得在上海拍賣成績趨好,所以繼續維持,并尋找其他方法擴大市場。

而作為國內前二的大拍賣行,嘉德雖然看中上海瞎眼可見的市場潛力,卻不親自下場也有其擔憂。

不像其他國內拍行那樣喜歡在多個城市四處開花,嘉德迄今只有一個分公司“中國嘉德(香港)”,在內地始終固守北京堡壘。除了嘉德一貫以來的穩健作風,和十多年前在廣州不愉快的經歷之外,其他大拍賣的上海分支的不溫不火,也是令其卻步的關鍵。

兩家在上海合作,嘉德的資源網可補全佳士得空缺的書畫、古董項目,佳士得在國際藝術品方面拍賣經驗和資源,也是志在成為全球拍行的嘉德所希望得到的。

不過也有意見指出, 嘉德總部是北京,佳士得亞洲總部是香港,雙方分別把最精彩的拍品安排在此兩地拍賣。與此同時,三地交通往來非常方便,上海收藏家亦很習慣到北京或香港參與拍賣,所以兩行在上海的合作似乎難以帶來太大利益。

兩家發布合作消息至今,都未曾接受任何采訪談論此事。據內部消息,此次兩家合作主要由最高層促成。是會如泰康收購蘇富比股票那樣的財務合作,還是嘉德真有意收購佳士得,一切或許要待9月,或幾年后才能見分曉。

隨著蘇富比退市,如今各家拍賣行都成了私有化經營,拍賣行業的壁壘變得比以往更加森嚴,但新冠疫情如黑天鵝出現,令全球拍賣業都進入了一個十分虛弱而迷茫的時期。

而常常這種微妙的時刻,也是一個行業變革的時候。

杏彩极速赛车下载app